• <nav id="mgcmu"><code id="mgcmu"></code></nav>
  • <nav id="mgcmu"></nav>
  • <nav id="mgcmu"></nav>
     

    珠海:0756-8639200

    湖南:0731-82788178

    醫檢0731-82898868

    新聞動態
    您當前所在位置:
    【指標推薦】妊娠期D-二聚體動態監測的意義
    來源: | 作者:佚名 | 發布時間: 2021-05-20 | 3593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    孕產婦動態監測D-二聚體水平的臨床價值

    妊娠高血壓的監測


     妊娠期高血壓疾病是妊娠期特有的疾病,包括輕度妊娠期高血壓、子癇前期、子癇期、慢性高血壓并發子癇前期以及慢性高血壓。與DD( - ) 的子癇前期患者相比,DD( + ) 的子癇前期患者臨床表現更嚴重: 更嚴重的高血壓和蛋白尿、肝腎功能不全、早產率和剖宮產率增加、新生兒低出生體重和低Apagar 評分等,DD( + ) 還對HELLP 綜合征有一定的預測意義。因此,監測孕婦血漿D-二聚體的水平變化,結合其他指標綜合判斷,可輔助及時采取正確的治療措施,改善母嬰預后。


    DD 預測和診斷母體凝血異常

     DD似乎能較好的預測妊娠期血栓形成。大樣本診斷試驗中,以超聲為金標準,妊娠30~36 周下肢VTE 的患者DD 濃度[( 2. 6 ± 2. 0) mg /L]高于超聲陰性的孕婦[( 2. 2 ± 1. 6) mg /L]; 以3. 2mg /L 為截斷值,DD診斷下肢VTE 的陰性預測值PV( - ) 為95. 5%,但陽性預測值PV( + ) 僅為7. 4%[1]。妊娠20 周至產后4 周,由于母體DD 基礎水平升高,其診斷VTE 的特異性( Sp) 、PV( + )降低,即便提高截斷值,也需等到產后4 周才有參考意義[2]因此,D-D體內濃度的監測有助于早期DVT診斷,可應用于DVT的陰性排除性輔助診斷。


    DD 與產科DIC


     彌散性血管內凝血(DIC)是一種嚴重凝血功能障礙的出血性綜合征。產科彌漫性血管內凝血的特點是起病快、突然,發展迅速,以羊水栓塞、胎盤早期剝離、重癥妊高征多見。DIC為典型的繼發性纖容亢進,此時DD 明顯增高,但DD 預測和診斷DIC 仍存在爭議。Saxena 等[3]在包括29例DIC 患者的診斷試驗中,DD( + ) 診斷DIC 的敏感性( 100%) 高于PT、APTT 和TT 延長( 83%) ; 尤其在亞臨床期,僅有11 例DIC 患者PT、APTT 輕度延長,而有26 例DIC患者DD( + ) 。Bick 等[4]對懷疑為DIC 患者的預測試驗中,DD( + ) 的敏感性為93. 7%,假陽性率高達20%。


    編者按:DD近年來被廣泛應用在DIC的診斷和篩查中,在孕產婦群體中,胎盤早剝、羊水栓塞、產后嚴重感染、妊高征等病理因素均會誘發DIC的發生,而D-二聚體在DIC前狀態即明顯升高,DD檢測對產科診斷和治療有重要的輔助作用。但DD檢測應用的一個特點是:敏感性高,特異性不高,原文引述的病例報道也佐證了這一點,應在實際應用中引起注意。


    DD 預測和診斷母體凝血與纖溶異常的參考值


    在分娩期產婦血漿D-二聚體顯著升高,其后在產褥期快速下降。由于妊娠期病理和生理改變會影響相應的化驗結果,所以確立妊娠期及產褥期的D-二聚體正常參考范圍是困難的。建議各個孕期采用不同的截斷值來診斷血栓形成:各研究機構也應根據自己的檢驗結果尋找更有意義的DD 參考值。


    編者按:由于孕產婦DD變化的特殊性,關于參考值原文作者未給出具體的數值。中山大學孫逸仙紀念醫院吳秋菊[5]等選擇454例健康孕婦作為研究組,在嚴格執行CLSIC28一A3文件要求的基礎上 ,建立的廣州地區孕婦D一二聚體的95%的參考區間:≤13周:≤1.06 mg/L FEU;14周一27周:≤1.91 mg/L FEU;≥28周:≤3.6 mg/L FEU。該數據可供臨床參考。


    結語:監測孕產婦D-二聚體注意事項||變化趨勢比數值本身更加重要。

     孕產婦通常會出現D-二聚體升高,但健康孕產婦一般或只伴隨纖維蛋白原升高,而有上述孕產期疾病患者還伴有其它凝血項異常。所以在應用D-二聚體檢測的同時還需要聯合檢測其它凝血項目。

    健康孕產婦D-二聚體一般會在產后第一天到達一個峰值,三日之內降至較低水平,而DIC患者D-二聚體高值在產后會維持較長時間直至有效抗凝治療后開始下降。所以,孕產婦D-二聚體應動態監測,對于異常高值結果,如果維持3天還未下降,甚至有上升的趨勢,即使尚未出現相應的臨床癥狀,也應該引起臨床的重視,尤其是產后1周之內,監測D-二聚體的變化趨勢比數值本身更加重要。


    本文內容摘自:《妊娠期及產后母體D-二聚體的變化及臨床意義》,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盛京醫院婦產科,王欲,中國實用婦科與產科雜志,2011 年11 月 第27 卷 第11期。  

    參考文獻:

    [1] KnijffEM, Gorrissen EJM, Velthuiste WT, et a1.Summary of con traindications to contraceptive[M].New York:Parthenon Publishing Group, 2000: 321.

    [2] Epiney  M,Boehlen F, Boulvain M, et al. D-dimer levels during delivery and the postpartum[J]. J Thromb Haemost, 2005, 3 (2) : 268-271.

    [3] Saxena R,Gupta PK,Ahmed R,et al. D-dimer test: diagnostic role in clinical and sub-clinical DIC[J]. Indian J Pathol Microbiol,2003,46(3) : 425-426.

    [4] Bick RL,Baker WF. Diagnostic efficacy of the D-dimer assay in isseminated intravascular coagulation ( DIC) [J]. Thromb Res,1992,65(6) : 785-790.

    [5]《廣州地區健康孕婦血漿D一二聚體參考范圍的建立》, 中國衛生檢驗雜志2015年10月第25卷第20期Chin J Health Lab Tec,Oct. 2015,Vo1.25, No. 20.

    亚洲高清aⅴ毛片_亚洲第一无码人成影院_国产成人aa视频在线观看_五月天AV激情无码_在线毛片AV网站免费观看_高跟自慰流白浆av无码